可萧远却不为所动,只是转头看向了徐洋阐述着自己的想法:


  “班长,那种老战士的情况我听说过,可是有一个问题。”


  “班长,那些老战士都已经解甲归田。就算是有些伤病问题也不大,但是我还要保持战斗力。”


  “哪怕只会降低我百分之一的战斗力,这对于未来的战斗也是隐患,所以我现在必须把残渣刮出来。”


  面对萧远一本正经的话,徐洋愣住了,老兵们也都愣住了。


  在他们看来…


  萧远的这番话,实在是太装逼了…


  但他们不知道,在萧远的心里,他并没有想借机装比装狠的想法。


  他真的只是在末日的战斗中养成了思维习惯。


  绝对不能允许任何对身体不利的因素潜藏。


  沉默中,萧远的思路十分清晰,很快便直视起了徐洋的目光说道:


  “班长,或许别人或许真的不会在意这些。”


  “但是现在的伤势是恶性的,如果不作手术,以我的身体恢复速度,很快伤口就会愈合,那时除非是整条肌肉组织二次打开伤口,也才是有可能找到残屑。”


  “而现在,我虽然可能会扩大伤势,但是只要速度够快,我相信我很快能恢复,也不会影响训练…”


  说罢,不顾众人看待疯子一样的眼神,萧远再一次举起了左手,指向了应急包:


  “班长,帮我拿一下酒精瓶,谢谢。”


  徐洋:“……”


  徐洋无语间,一个身影独自走出了人群,默默的走向了晕倒的卫生队员身边。


  紧接着,掏包,取酒精,扔给萧远,一套行动,没有一点迟疑。


  “连…连长…”


  众人定睛一看,这才发现,做出这些动作的不是别人,正是如今新兵连的连长,也是正式单位中,虎啸3连连长楚奔腾。


  众人错愕间,就看着这位特种兵出身的连长,眼神中带着挑衅的看向萧远。


  “看什么,你不是要刮开骨头吗?动手啊!”


  “新兵蛋子,还想唬住我?”


  “来!整!”


  “不是想玩个狠的吗?”


  “整啊,让我也见识见识传说中的刮骨疗伤。”


  楚奔腾越说声音越大,仿佛笃定了萧远根本不敢下手。


  而另一边,谁都没想到,连队主官的楚奔腾一过来,不仅不平事,还和一个新兵杠上了。


  这会儿其他的老兵都快急疯了,一个一个又开始劝起了楚连长:


  “连长,别啊!你别刺激他啊!”


  “连长,这要真出事了,团长营长都得担责任啊。”


  对于自己老兵们的阻拦,怒瞪萧远的楚奔腾却没有丝毫的让步,还转而带着怒火看向了这群自己人教训起来:


  “你们干什么?”


  “实弹射击本来就存在风险,以前我们在特种大队的时候,哪个星期没人挂彩?那战斗力不是嗷嗷的?现在是讲究什么安全训练,可却把这些新兵都惯出毛病来了!”


  “你们搞清自己的职位!!你们是新兵班长!!”


  “是要压得住虎,盘得住龙的领兵人!!”


  “结果呢,一个新兵剜颗子弹就把你们一个个吓得,这有什么,你们去问问特种大队的人,谁做不到?”


  “总之,今天我来了,这事儿萧远要么认错,要么就让我开开眼界,看是不是真的有这种敢刮自己骨头的猛人!”
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评论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