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等?


  面对着萧远的叫停,老兵们有些不能理解。


  可下一刻,萧远更让人震撼的操作来了。


  只见他捏开刚刚的伤口,好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般,皱着眉头不断感应着什么。


  直到原本清晰的血肉被鲜血浸泡后,他这才抬头,盯着众多老兵,无比认真的说道:


  “现在不能去卫生队,弹头碎了。”


  “我得抓紧时间,把残渣刮出来。”


  什么!!


  听着这话,所有老兵差点原地升天。


  这个新兵是真的疯了!!


  他竟然还想刮骨疗伤??


  在穿越前的末日,萧远这样的战士,几乎这一刻还在谈笑,下一刻就会和异族怪物,和外国敌对势力殊死搏命。


  不是某个时间,而是随时随地。


  因此,每一个战士从最开始的选拔时,就记住了一条铁律。


  那就是吃穿用度,衣食住行,一切都以战斗力为第一要务!


  衣服,他们永远选择方便动作的战术服装。


  食物,他们永远选择热量最高,体积最小,方便吞咽的食品。


  住所,要么是战略要点,要么具备着绝对的地形优势。


  这些,都已经是萧远侵入骨髓的习惯。


  而身体。


  对于在末日中,自己唯一能依仗的生存条件。


  萧远他们这些战士,时刻都保持着最高的警惕。


  受伤。


  可以。


  毕竟再好的战士也会有失手的时候,更何况末日环境诡异多变,你甚至都不敢相信,进入作战环境,什么时候会有各色异族出现来杀死你。


  但是,即便是受伤,也必须是良性的受伤!


  所谓的良性受伤,就是单纯的物理伤害。


  而类似生化性和精神类的伤势,譬如中毒,慢性疾病,溃烂,甚至于恢复后影响作战的伤势,都必须第一时间解决。


  现在的萧远,胳膊里存在弹头的残渣。


  深入骨髓的作战思维下,萧远几乎没有丝毫犹豫,就选择了宁愿让伤口扩大,也不能留下可能影响自己恢复的残渣。


  身处这个平行世界的军营,现在的萧远还从来没有在这么安逸的环境中生活。


  在团里,就有一个专业的卫生队,而距离这里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,更是有一所齐集专业医疗设备的军医院。


  就算最后失血过多,还有血库,有符合自己血型的战友。


  这对于屡屡面临绝境劣势的萧远来说,这种富裕的情况下,自己还有什么好考虑的?


  当然要直接动手了!


  可随着萧远说完要刮开伤口后,在场的老兵们不干了。


  一名来自山海关的老兵,甚至直接来到萧远面前,向一个新兵弯下了腰:


  “萧哥,不,萧爷,你今天这是非要把自己弄成残疾啊?”


  “你自己瞅瞅那个弹头,顶多是碎了一点渣渣,你就不能先处理好,以后再做手术取吗?”


  老兵的话音保留着风趣,但是现场没有一个人敢笑,众人这时看待萧远的眼神已经从敬佩转为了震撼。


  而身为萧远班长的徐洋也走了上前,一脸紧张的劝道:


  “萧远,你听我说,你现在根本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有残渣在你胳膊里,咱们先去卫生队,实在不行,我陪你去军医院好好检查不行吗?”


  “再说留点渣滓在手里怕什么,你看我们以前的老战士,那时候条件有限,有些老战士的脑袋里都嵌着弹片,人家不照样还能活到七八十?”


  “你听班长的话,别瞎想,你的骨头有多硬?还能把铁弹头崩豁了?”


  “现在既然弹头取出来了,咱们有什么先去卫生队处理。”


  “来,别犟了,大伙儿也都看见你的狠劲了,咱不装比了成不,班长给你搭把手,咱们先站起来。”


  徐洋说着,就伸出了自己的手,准备让萧远搭住自己的肩膀。
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评论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