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色的血,银色的刀。


  一群老兵眼睁睁的看着萧远不断用刀尖往胳膊更深的地方捅咕,这样的一幕,直接让一群平常争抢硬汉称号的野战老兵慌了。


  噗呲,噗呲。


  萧远的肩头,不住有鲜血在冒出来。


  可萧远自己却浑然不觉,右手受伤的他,仅仅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,就仿佛是吉他手拨动琴弦般,让那把普通的手术刀飞快的在血肉游走。


  虽然画面看起来极为莽撞,可现在若是有高明的外科大夫目睹,他就一定会惊叹于萧远的技术。


  萧远看起来充满生猛,实际上却是胆大心思,作为久经战斗的老兵,萧远对于伤势的处理,堪称专业。


  现在的他一边利用刀尖靠近弹头,一边避开了重要的血管集群和神经组织。


  “嗯!”


  捅着捅着,萧远原本畅通无阻的手感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坚硬。


  虽然只是微末的差别,但萧远的目光不由一凛。


  找到了!


  瞬间,萧远调换手势,立刻用中指的第二根关节做杠杆,开始了上挑。


  紧接着,噗的一声轻响后,随着鲜血的涌出,一颗挂满了血珠的弹头就以抛物线的姿态落在了靶场的地面。


  尘埃落地。


  脑门全是汗水的老兵们,鸦雀无声。


  片刻后,才有人第一个反应过来,为萧远这个新兵喝彩起来。


  “牛皮!”


  随着这一个大拇指的竖起,老兵们接二连三看向萧远的目光中,已经从之前的慌张变成了敬佩!


  军队中,谁硬谁就是大哥!


  在今天,萧远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爷们和血性。


  他在万钧团,算是彻底站住脚了!


  只是新兵的萧远,就在这一刻成为老兵心中真正的军人,众人纷纷放下了前辈的身份,热情的为萧远拿来了敷料和绷带。


  “来来来,快包扎!!”


  “徐洋别看愣了,给你们班新兵快止血绑绷带啊!”


  “没事了,弹头取出来就没事了,萧远你牛皮啊。”


  “萧远你吓我一跳,还好没事,这么点血就当义务献血了,坚持住,咱们去卫生队…”


  就在众人叽叽喳喳的同时。


  被围在中间的萧远并没有放松,因为盯着地面弹头的他,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
  地面上,取出的弹头明显缺失了一角。


  短时间的思考后,萧远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
  “看来,应该是弹头在撞击大臂骨头时,发生了碎裂。”


  动能恐怖的弹头撞击人骨,裂开的却是弹头。


  这种情况虽然不符合常理,但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萧远清楚,在自己身上这是可能发生的事实。


  毕竟他们这群守护普通人类的战士要和那些恐怖的怪物作战,有些怪物,就连坦克装甲车都能轻易掀翻,能对抗这些怪物,守护者的身体强度,自然也不会太差。


  单论骨密度来说,萧远的骨头,硬度堪比钢铁。


  一颗小小的弹头,自然是以卵击石。


  思索片刻后,萧远缓缓放下了手术刀,左手做出了停止的手势。


  在众人要去自己前往卫生队的声音中,坚定的开口:


  “等等。”
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评论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