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着话,萧远动作干脆的解开了腰带的束缚,淡定的脱下了外套。


  刷——!


  那颗弹头果然是击中了血管,就松开这么会儿的功夫,萧远那支破了洞的袖子直接被血浸成了深红色。


  看着这一幕,年轻的卫生员腿都抽筋了,一脸哭腔的求饶道。


  “取,取子弹…”


  “我不敢啊,我不敢啊…”


  面对着真实的枪伤,这位卫生员直接从心底产生了一股惧意,毕竟他平时在团里,也只是对付一些感冒发烧,稍微困难一点的问题都无从下手。


  至于像萧远这种情况,卫生员觉得,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赶紧勒住胳膊送军医院。


  可卫生员到底是小看了萧远。


  听着卫生员微微颤抖的哭腔,都已经脱下了短袖,露出腱子肉的萧远等不住了。


  “没事,你有没有带手术刀,我自己取。”


  萧远的这句话,让旁边的一群老兵都张大了嘴巴。


  “自己取??”


  随着这异口同声的一阵叫喊,萧远这才回头发现了所有人都是一副震惊的目光看着自己。


  “自己取,有什么问题?”


  这时,一直惊魂未定的徐洋也多少被萧远的话给弄清醒了。


  毫不夸张的说,刚刚的萧远,是实打实的救了徐洋一命。


  救命恩人,又是自己班上最得意的新兵。


  面对萧远冒险的做法,徐洋开口的同时,眼睛都红了。


  “不行,我不同意!”


  “萧远,你小说看多了?”


  “不准开玩笑!咱们现在立刻止血,先去卫生队!!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随着徐洋的阻拦,一旁的几个班长也都叽叽喳喳的吼了起来:


  “萧远,你现在精神状态不错,那说明这次流弹击中的不是要害,你可不能自己瞎折腾,感冒弄成了瘸子。”


  “萧远,你真以为取子弹那么简单?那都是小说跟电视里骗人的!”


  “别跟他商量了,快点,兄弟们,咱们几个脱了衣服做个担架,先把这小子送卫生队!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可萧远主意坚定,哪怕身边的老兵们已经开始不由分说的把外套捆绑起来,但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离开卫生员的背包。


  萧远:“你包里有手术刀吧?”


  面对着一胳膊全是血还那么冷静的萧远,卫生员整个人的气势几乎被压到了谷底。


  “有,有一把…”


  “给我。”


  “好,好…”


  就在身后的老兵们用着不到1分钟的速度,用几件作训服结结实实的拧成了一个简易担架的同时。


  萧远的手更快,在30秒不到时间里,他竟然就已经先一步,划开了自己的肱二头肌肉。


  “我…我去…”


  看着萧远的肌肤被像牛皮一样割开,当红色的血肉出现后,卫生员只是一声闷哼,就噗通一声的晕了过去。


  下一秒,身后还在忙碌搭担架的老兵们听着动静,下意识的一抬头。


  这一眼,所有老兵直接看傻了。


  “我草,萧远,你!!”


  “萧远,你特么疯了!!”


  “血,血!!特么赶紧给他止血啊!”


  “……”
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评论
书页